立即注册 登录
神伐家族 返回首页

cdfg17rg1f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zcong.cn/?864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硫化机控温油加热器

已有 1272 次阅读2018-8-11 00:58

html模版周末愉快
周末愉快! 网友月亮发来信息,我在键盘上敲出一个反复词组 彼此彼此 发了过去。 又是周末,繁忙了一周也该休息一下了。可是,又怕过周末,家中复杂琐事,同窗朋友相约喝酒、打牌,有时候通宵达旦,其实并不轻松。我心里正在嘀咕,电话响了,以前乡镇上一起工作过的同事、挚友小刘打来的,接起电话,他说: 张哥,许久没有在一起了,今晚聚聚,不知道李哥有空啵。 清明节放假,他可能要回成都。 我估量说。 我先打电话问问他,再和你联系。 小刘支配道。 好! 我很罗唆地答复。 放下电话,开始忙手头的工作。刚进入状况,手机又响了,急忙接,是哥们老付,他问: 在哪里? 上班哟,哪有你那么自在。 我恶棍地回答。 老付吼道: 周末啦,不要装处,立刻回来喝茶,老李宴客。 老李是我以前单位的领导,单位被国度政策性裁减后,他没有再要单位。现在,五十多岁的人了,自己忙生意,挺辛劳,但他依然锐气不减,冲劲十足。 他是大忙人,今儿怎么有空。 他说春节后始终没有见到你,很想你。 老付暗昧地说。 把我当同道啊!我可不是。 我感到错误,马上说, 瞎扯淡,你娃编嘛,老李可没那爱好。 哈哈,你以为你是潘安,挤塑板模温机价格,美男子!少废话,快点,我等你! 等会和你联系,我还有事。 我说 搞快点哈! 老付在那头吼。 2 下战书三点过,共事小侯来到我办公室,说: 今天单位车出去了,清明节放假,回家的人多,我们提前去赶车。 能够提前走,我不信,反诘道: 行吗? 行,领导说啦,可以! 小侯大声说。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小侯,电话又响了,是小刘,他说: 张哥,李哥明晨二点赶火车回成都,我帮他把票买好了,晚上我们一起喝茶。 好的,回来和你联系。 都是以前的同事,难以取舍。 走啊!拖拖沓拉的。 小侯吼道,我还没来得及回应,她回身象一股风飘出办公室。 来到车站,坝子里黑压压的一片人,站着蹬着的都有。几所学校都放归学假,急着等车回家的大多数是学生,到站的车寥寥无多少。小侯挤上一辆车,我赶快去买票,票还没拿得手,她又从车高低来了,说: 只能走一个,恼火! 那你先走噻。 我说。 要走一起走,咋忍心扔下你。 我开玩笑说: 那感情好哟。 谁跟谁啊! 小侯哈哈一笑。 我们只有耐烦等,先后来了两辆车都没挤上。不得已,去窗口退票,售票员却不给退,我们只好站在窗前卖了。然后邀约两位同行的,到车站外去包了一辆车,讨价还价100元,4个人AA制,人平25元。可以轻松回家,终于松了一口吻。 模模糊糊在车上睡着了,手机的响声把我惊醒,急忙接,老付在电话里吼道: 快到了吗?我在北门车站等你。 没遇上车...... 我还没有把话讲完,老付就骂开了, 你龟儿子放筢子嗦,谈话不算数。 等我把话讲完嘛,急个求。 老付没吭声,我向车窗外望了望,确认到了那里,然后说: 我到南河大桥了,先回家把包放了再出来。 那我来东坝,找茶楼喝茶。 只喝茶,肚子饿了咋办。 我开玩笑说。 老李赚钱了,买了车,还怕请不起你。 我想老李好体面,讲排场,无非是想夸耀一下,我心里有点不舒服,一句淡淡地 好 ,挂了。 放了包,马上赶到农行取款,卡插入主动取款机,余额不足,工资没有上卡,我颓丧而失踪地走出农行。老付又打电话了,说: 我在民政公寓门前,你搞快点! 马上就到. 我有气无力地说。 老李说先吃饭,饭后再喝茶。吃什么,地方由你选。 好,会晤再说。 3 我挂了电话,一边走一边玩手机。突然想到该给小刘去个电话,于是,从通话记载里找出号拨从前,告知他晚上一起喝茶,我等会接洽他。边说边走,老付看见我走过来,说: 吃啥,东坝你熟习。 我不吭声,看着老付,额头以上略微秃顶,上嘴唇蓄起了小胡子,看上去老了一大截。我禁不住拽起他来,说: 哇,你认为胡子留起就成熟啦!心里成熟才成熟。 老了,再不成熟就晚了。 我歪着头瞧他,瞧得他不好意思,然后说: 酷!时兴得很,可惜有点显老相。 少空话,地方搞定好通知老李。 老付拍了我一下说。 几个人呢? 就我们仨。 不好整哟,随意吃点又对不起老李,曲了他的好心. 好!找高档奢华点的酒楼,好好宰他一顿。 我想了想,处所确切难找,一时拿不定主张。老付在一旁边提示边督促,最终,我抉择了吃耗儿鱼。老付告诉了老李,他让我们原地待命。 一会儿,远眺望见老李来了,闪眼突然又不见了。本来他进了一家烟酒店买烟,走出来,老远向我们打招呼,敦实微胖的身躯裹在长卡克里,黑乎乎的脸上露出温煦的微笑,永远是那么和气乐观,开朗豁达。我们漫步般的游走闲侃,恍如去赴挚友的喜宴。 穿街过巷,少许来的耗儿鱼。店内闹闹嚷嚷,人满为患,服务员消耗周折才在角落里给我们部署了座位,坐下来我绝不客气地点菜:中锅,微辣。老李点了三两个小菜,是以前这个节令我们在一起常吃的,而后要了三小瓶酒。吸烟闲聊,坐等酒菜。 酒菜上来,老李召唤: 满上酒,吃几口在喝。 自由自在,心安理得地吃,好像是吃自己的。各倒各的酒,没有推脱,也无忍让,实在没吃上几口,开端举杯了,仿佛既定俗成, 喝 字一出口,纷纭往嘴里灌,不推不让,吃吃喝喝,酒过三巡。老李开始敬酒,说: 小张,来,哥子敬一下,当初各忙各的事,难得相聚。 我端起酒杯扯上一大口,道了一声 谢谢! 酒少喝点,多吃鱼,滋味不错. 老李劝道。 吃着鱼,我开始调侃老付,说: 小付,你这娃儿咋不懂规则呢,敬酒噻。 好吃好喝都堵不上你的嘴,不拽我你心里不舒畅。喝嘛!谁怕谁。 你这两个家伙,在一起不斗嘴好像就不安适,真好耍! 来! 我两不谋而合脱口而出,酒杯相碰,好像给 来 字配了音,清脆悦耳。 小付,来,喝一下。 老付刚放下羽觞,老李又举杯相邀。 我们每天在一起,就不喝了吧。 老付有点无奈地推辞道。 不自动给领导敬酒,领导敬你酒。你还推三阻四,罚一杯! 我大声嚷道。 你这家伙,惟恐天下不乱,喝! 老付笑了笑,狠狠地喝了一口。 老李跟老付,我们以前同在政府部门下属的扶贫服务中心工作,领导扶贫项目标实行,为扶贫项目供给技巧服务,共事四载有余。在工作中有时因意见不一,争得面红耳赤,但暗里却不计前嫌,称兄道弟,情感甚笃。老李曾在国营企业和地方政府部分任领导,后调中央担负主任,老付是核心会计,我从事业务工作。而后,国家政策性裁减单位,职员分流,大伙各奔货色。老李从此不再进单位,自谋职业;老付在外流浪了一阵,起早贪黑;我下乡当乡干部,得过且过。好在我们从来没有中止联系,单位同事还经常在一块坐坐,谁家有事彼此还常有往来。 我回敬老李,感激他的盛情招待。老付紧接着接踵而至地和我喝,彼此在嘴上较劲,老李在一旁添枝加叶,氛围颇为热烈,引得四周的人投来爱慕的眼光。 相聚在一起,免不了追忆过去,沉思旧事。老李说: 当初我们搞矿产扶贫式开发,项目立项存在严峻问题,小张提出的可贵意见没有被为我们采纳,惋惜!惨重的教训告诫我们,搞名目一定要存在前瞻性。 我的脑海里显现出当初的情景,中心开采某县的锰矿资源,引进业主,解决当地残余劳能源,增添农夫收入。锰矿开采后,为了充分公道应用资源,进步效益,中央决议对锰矿进一步加工。老李带队考察富锰渣项目,考察归来,主管部门组织开会听取考察组的看法,研究立项事宜。会上我提出了几点意见:现有锰矿资源不足,品位达不到冶炼富锰渣请求;从当地洽购高品位锰矿混杂后冶炼,混淆的比例是多少?按设计的年出产量须要从本地采购多少?原辅资料重要是锰矿和焦煤,原材料的本钱核算估计误差过大,过于乐观;高炉冶炼属于制止淘汰项目,环境传染应该引起足够器重,纳入成本核算。问题提出来,考核组没有充足理由往返应,含混其辞,不置可否,双方争执不下,我坦言坚决反对峙项。最终主管领导及其不高兴地说: 破项是党组群体探讨研讨决定的,少数遵从多数,这是党的准则。 然后发布散会。 我很愤慨,断然说道: 我敢断言,项目促上马,终极是以失败而告终。 君子物,谁听你的呢? 想到此,我头脑里突然闪出一句名言:真谛控制在少数人手中!老李忽然大声说: 小张,哥子敬你一杯,那时我们争辩不休,闹得很不高兴,但最终不得不认输,事实胜于雄辩嘛。后来,在处置遗留问题上你和小付尽心努力,不计报酬,刻苦受累,哥子记在心里,很感谢。 老付,领导表扬你呢?酒端起来噻。 领导敬你酒,关我屁事。好事你咋不叫我。 买马,买马。 老李笑眯眯地说。 酒喝了,老李又说: 立项你就坚决反对,后来我们一起处理遗留问题,你从来就不提,心里没有一丝牢骚,信服。 引导独自表彰你,喝酒啊! 老付报复道。我和老李冲老付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 后来,我们处理了资产,解决了当地老庶民的遗留问题,偿还了贷款和借款,连搭伙饭也不吃一顿,兴冲冲地遣散了。 4 人员分流,我下了乡,老李到外地经营锰矿,老付象一只无头的苍蝇,东一下西一下瞎混。偶然也在一起喝酒,老是聚少散多,但素来不念叨以前的事,免得伤感。 一年不到,老李在外埠出了车祸,在家休养了一年,元气大伤,有些颓废和伤感。一次,我去看他,宽慰她说: 大难不逝世必有后福,你做事有韧劲,持之以恒,只是门路没选对,伤好了重操旧业,经营煤炭。你人脉尝在,驾轻就熟,确定会卷土重来。 老李没有吭声,我递给他一支烟,点上。飘渺的烟雾伴着寻思,老李脸上露出了笑意。 李总,据说你生意做的很红火,买了车,祝贺! 我端起酒,笑着敬他。 老李干了,满上酒,没有停歇,举杯说: 小张,当初落难之时,你的一番话很受益,患难之中见真情。我这人顽强,在哪里倒下就想从哪里爬起来,持续搞锰矿,生意不顺又出了车祸,简直血本无归,精力瓦解。 总算挺过来了,干! 我豪放地说。 伤好后,老李采用了我的倡议,把老付拉进去,低温冷水机,一起跑煤炭生意。老付随着老李,前两年生意难做,他仍不离不弃。一次,老付对我说: 老李一大把年事,大热天穿条短裤,着件汗衫,在火车站指挥上煤下煤,烟雾沉沉,火辣辣的太阳,晒得额头流油,背上脱皮,整得黑的象个非洲人。辛苦挣钱,老弊病仍然不改,不计成本,大手大脚花钱,治理上存在很多问题。 老李浑厚正直,义气好面子,又在国营企业干了多年,习惯使然。你是会计,应当随时提醒他。 听不进去,朋友熟人托他,多给别人便利,宁肯本人吃亏。出门讲求排场,吃住要高级,不知节俭,名声好听,李老板豪放,到头来呢?唉!不好说。 老付半吐半吞,叹着气说。 几天来,老付的话始终在我耳边回响,我思虑老李不主要是管理的问题,要害是经营理念没有转变。我给老李打电话,联合以前的事实谈了我的见解,老李哼哼哈哈,似乎愿意接收。 此时,老李在接电话,朋友要他让给几个车皮,老李在电话里直言拒绝,放下电话,他说: 朋友归朋友,生意了生意,该帮就帮,我不可能放下自己的事帮他。 我看着老李笑了笑,老李说他这个月要发多少车皮,这一周要发多少,必定要按打算行事,不能迁延合同,违背合同花钱去求人,损失败润不划算。老李经营理念变了,这可能就是他现今盈利的基本所在,我愉快地说: 李总,老付,我敬你们,祝你们生意兴旺,财源滚滚,每天有酒喝。 不要提醒,喝酒忘不了你。 老付调侃道。 哪是,哪是,我们是友人但不是猪朋狗友。 老李黑胖的脸上绽开出笑颜,煞是兴奋 吃饱喝足,老付抢着付账,老李说: 小付,我请客那要你付钱哟,莫求花样。 老李结了账,我们又找了一家茶楼坐下喝茶,闲谈聊起茅台酒专卖的事。老李很感兴致,他想追求项目,扩大经营,不能搞单打独斗,老李真是: 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. 5 电话响了,小刘打来的,我让他来咱们约好的茶楼,我已经到了。一会儿,小刘和小李来了,我把以前不同单位的同事彼此作了介绍,大家喝茶聊天,其乐融融。 坐了一阵,老李道了 周末愉快 ,起身告辞,到吧台结账,我赶紧禁止他。老李把我叫出去,塞了一个红包给我,说: 听说你在修房子,这是哥子的一点情意。 我匆忙推辞,说: 等我屋子修睦了,乔迁之喜请你,你再送不迟嘛。 拿着,拿着,你请我,我就不送礼啦。 老李焦急地说。 我坚定拒绝,再三推辞,老李气哼哼地说: 不要!就是看不起哥子。有一次我没话费了,仍是你帮我缴的话费呢。 有这么回事,我帮他缴过,但老李从来没提,我也没有放在心上。他那么好面子的人当面讲出来,我不好再谢绝。老李就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,但他心里永远记着别人的好 周末愉快!我感冒良久了,回家吃药,不陪了。 老李感冒了还陪我们饮酒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望着他的背影无比感激。 转来,喝茶,玩牌。我们又玩了几个小时,在 周末愉快 的祝愿声中离别,借着余兴,披星戴月,踏着街灯的斜光各自归家。 赞 (散文编纂:蝶恋花)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,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,然而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. 斗狼记1 招生招生,六年了,六个暑假,整整六个暑假,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候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... 家有儿女(第二十章)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,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不论谁... 家有儿女(第十九章)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县病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医院要他转院,没... 家有儿女(第十四章) 大人孩子都晓得麦玲厉害,扎光机辊筒加热设备厂家,个别人都不敢欺负她,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 家有儿女(第十三章) 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周末愉快! 網友月亮發來信息,我在鍵盤上敲出一個重復詞組 彼此彼此 發瞭過去。 又是周末,劳碌瞭一周也該休息一下瞭。可是,又怕過周末,傢中繁雜瑣事,同學朋友相約喝酒、打牌,有時候通宵達旦,其實並不輕松。我心裡正在嘀咕,電話響瞭,以前鄉鎮上一起工作過的同事、好友小劉打來的,接起電話,他說: 張哥,好久沒有在一起瞭,今晚聚聚,不知道李哥有空啵。 清明節放假,他可能要回成都。 我估計說。 我先打電話問問他,再和你聯系。 小劉安排道。 好! 我很幹脆地回答。 放下電話,開始忙手頭的工作。剛進入狀態,手機又響瞭,趕忙接,是哥們老付,他問: 在哪裡? 上班喲,哪有你那麼自由。 我無賴地回答。 老付吼道: 周末啦,不要裝處,馬上回來喝茶,老李請客。 老李是我以前單位的領導,單位被國傢政策性裁減後,他沒有再要單位。如今,五十多歲的人瞭,自己忙生意,挺辛苦,但他依然銳氣不減,沖勁十足。 他是大忙人,今兒怎麼有空。 他說春節後一直沒有見到你,很想你。 老付曖昧地說。 把我當同志啊!我可不是。 我覺得不對,馬上說, 瞎扯淡,你娃編嘛,老李可沒那癖好。 哈哈,你以為你是潘安,美男子!少廢話,快點,我等你! 等會和你聯系,我還有事。 我說 搞快點哈! 老付在那頭吼。 2 下昼三點過,同事小侯來到我辦公室,說: 今天單位車出去瞭,清明節放假,回傢的人多,我們提前去趕車。 可以提前走,我不信,反問道: 行嗎? 行,領導說啦,可以! 小侯大聲說。 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小侯,電話又響瞭,是小劉,他說: 張哥,李哥明晨二點趕火車回成都,我幫他把票買好瞭,晚上我們一起喝茶。 好的,回來和你聯系。 都是以前的同事,難以取舍。 走啊!拖拖拉拉的。 小侯吼道,我還沒來得及回應,她轉身象一股風飄出辦公室。 來到車站,壩子裡黑壓壓的一片人,站著蹬著的都有。幾所學校都放歸學假,急著等車回傢的大多數是學生,到站的車寥寥無幾。小侯擠上一輛車,我趕緊去買票,票還沒拿到手,她又從車上下來瞭,說: 隻能走一個,惱火! 那你先走噻。 我說。 要走一起走,咋忍心扔下你。 我開玩笑說: 那感情好喲。 誰跟誰啊! 小侯哈哈一笑。 我們隻有耐心等,先後來瞭兩輛車都沒擠上。不得已,去窗口退票,售票員卻不給退,我們隻好站在窗前賣瞭。然後邀約兩位同行的,到車站外去包瞭一輛車,討價還價100元,4個人AA制,人平25元。可以輕松回傢,終於松瞭一口氣。 迷迷糊糊在車上睡著瞭,手機的響聲把我驚醒,慌忙接,老付在電話裡吼道: 快到瞭嗎?我在北門車站等你。 沒趕上車...... 我還沒有把話講完,老付就罵開瞭, 你龜兒子放筢子嗦,說話不算數。 等我把話講完嘛,急個求。 老付沒吭聲,我向車窗外望瞭望,確認到瞭那裡,然後說: 我到南河大橋瞭,先回傢把包放瞭再出來。 那我來東壩,找茶樓喝茶。 隻喝茶,肚子餓瞭咋辦。 我開玩笑說。 老李賺錢瞭,買瞭車,還怕請不起你。 我想老李好面子,講排場,無非是想炫耀一下,我心裡有點不舒服,一句淡淡地 好 ,掛瞭。 放瞭包,馬上趕到農行取款,卡插入自動取款機,餘額不足,工資沒有上卡,我頹廢而失落地走出農行。老付又打電話瞭,說: 我在民政公寓門前,你搞快點! 馬上就到. 我有氣無力地說。 老李說先吃飯,飯後再喝茶。吃什麼,地方由你選。 好,見面再說。 3 我掛瞭電話,一邊走一邊玩手機。突然想到該給小劉去個電話,於是,從通話記錄裡找出號撥過去,告訴他晚上一起喝茶,我等會聯系他。邊說邊走,老付看見我走過來,說: 吃啥,東壩你熟悉。 我不吭聲,看著老付,額頭以上轻微禿頂,上嘴唇蓄起瞭小胡子,看上去老瞭一大截。我禁不住拽起他來,說: 哇,你以為胡子留起就成熟啦!心裡成熟才成熟。 老瞭,再不成熟就晚瞭。 我歪著頭瞧他,瞧得他不好意思,然後說: 酷!時髦得很,可惜有點顯老相。 少廢話,地方搞定好通知老李。 老付拍瞭我一下說。 幾個人呢? 就我們仨。 不好整喲,隨便吃點又對不起老李,曲瞭他的好意. 好!找高檔豪華點的酒樓,好好宰他一頓。 我想瞭想,地方確實難找,一時拿不定想法。老付在一旁邊提醒邊催促,最終,我選擇瞭吃耗兒魚。老付通知瞭老李,他讓我們原地待命。 一會兒,遠遠望見老李來瞭,閃眼溘然又不見瞭。原來他進瞭一傢煙酒店買煙,走出來,老遠向我們打招呼,敦實微胖的身軀裹在長卡克裡,黑乎乎的臉上露出和煦的微笑,永遠是那麼和善樂觀,豁達開朗。我們散步般的遊走閑侃,恍如去赴好友的喜宴。 穿街過巷,少許來的耗兒魚。店內鬧鬧嚷嚷,人滿為患,服務員耗費周折才在角落裡給我們支配瞭座位,坐下來我毫不客氣地點菜:中鍋,微辣。老李點瞭三兩個小菜,是以前這個季節我們在一起常吃的,然後要瞭三小瓶酒。抽煙閑聊,坐等酒菜。 酒菜上來,老李招呼: 滿上酒,吃幾口在喝。 無拘無束,心安理得地吃,好像是吃自己的。各倒各的酒,沒有推辭,也無謙讓,其實沒吃上幾口,開始舉杯瞭,好像既定俗成, 喝 字一出口,紛紛往嘴裡灌,不推不讓,吃吃喝喝,酒過三巡。老李開始敬酒,說: 小張,來,哥子敬一下,現在各忙各的事,難得相聚。 我端起酒杯扯上一大口,道瞭一聲 謝謝! 酒少喝點,多吃魚,味道不錯. 老李勸道。 吃著魚,我開始調侃老付,說: 小付,你這娃兒咋不懂規矩呢,敬酒噻。 好吃好喝都堵不上你的嘴,不拽我你心裡不舒服。喝嘛!誰怕誰。 你這兩個傢夥,在一起不鬥嘴好像就不安逸,真好耍! 來! 我兩不約而同脫口而出,酒杯相碰,好像給 來 字配瞭音,清脆悅耳。 小付,來,喝一下。 老付剛放下酒杯,老李又舉杯相邀。 我們天天在一起,就不喝瞭吧。 老付有點無奈地推辭道。 不主動給領導敬酒,領導敬你酒。你還推三阻四,罰一杯! 我大聲嚷道。 你這傢夥,惟恐天下不亂,喝! 老付笑瞭笑,狠狠地喝瞭一口。 老李和老付,我們以前同在政府部門下屬的扶貧服務中心工作,指導扶貧項目的實施,為扶貧項目提供技術服務,共事四載有餘。在工作中有時因意見不一,爭得面紅耳赤,但私下卻不計前嫌,稱兄道弟,感情甚篤。老李曾在國營企業和地方政府部門任領導,後調中心擔任主任,老付是中心會計,我從事業務工作。而後,國傢政策性裁減單位,人員分流,大夥各奔東西。老李從此不再進單位,自謀職業;老付在外漂泊瞭一陣,無所事事;我下鄉當鄉幹部,得過且過。好在我們從來沒有中斷聯系,單位同事還常常在一塊坐坐,誰傢有事彼此還常有往來。 我回敬老李,感謝他的盛情款待。老付緊接著接二連三地和我喝,彼此在嘴上較勁,老李在一旁添枝接叶,氣氛頗為熱鬧,引得周圍的人投來羨慕的目光。 相聚在一起,免不瞭追憶過去,沉思往事。老李說: 當初我們搞礦產扶貧式開發,項目立項存在嚴重問題,小張提出的寶貴意見沒有被為我們采納,可惜!慘重的教訓告誡我們,搞項目一定要具备前瞻性。 我的腦海裡浮現出當初的情景,中心開采某縣的錳礦資源,引進業主,解決當地剩餘勞動力,增长農民收入。錳礦開采後,為瞭充分合理利用資源,提高效益,中心決定對錳礦進一步加工。老李帶隊考察富錳渣項目,考察歸來,主管部門組織開會聽取考察組的意見,研究立項事宜。會上我提出瞭幾點意見:現有錳礦資源不足,品位達不到冶煉富錳渣要求;從外地采購高品位錳礦混合後冶煉,混雜的比例是多少?按設計的年生產量需要從外地采購多少?原輔材料主要是錳礦和焦煤,原材料的成本核算估計誤差過大,過於樂觀;高爐冶煉屬於禁止淘汰項目,環境污染應該引起足夠重視,納入成本核算。問題提出來,考察組沒有充分理由來回應,暧昧其辭,模棱兩可,雙方爭執不下,我坦言堅決反對立項。最終主管領導及其不高興地說: 立項是黨組集體討論研究決定的,少數服從多數,這是黨的原則。 然後宣佈散會。 我很氣憤,决然說道: 我敢斷言,項目匆匆上馬,最終是以失敗而告終。 小人物,誰聽你的呢? 想到此,我腦子裡突然閃出一句名言:真理把握在少數人手中!老李突然大聲說: 小張,哥子敬你一杯,那時我們爭論不休,鬧得很不愉快,但最終不得不認輸,事實勝於雄辯嘛。後來,在處理遺留問題上你和小付盡心盡力,不計報酬,吃苦受累,哥子記在心裡,很感激。 老付,領導表揚你呢?酒端起來噻。 領導敬你酒,關我屁事。好事你咋不叫我。 買馬,買馬。 老李笑瞇瞇地說。 酒喝瞭,老李又說: 立項你就堅決反對,後來我們一起處理遺留問題,你從來就不提,心裡沒有一絲怨言,佩服。 領導單獨表揚你,喝酒啊! 老付報復道。我和老李沖老付笑瞭笑,不置可否。 後來,我們處理瞭資產,解決瞭當地老百姓的遺留問題,歸還瞭貸款和借款,連散夥飯也沒有吃一頓,灰溜溜地解散瞭。 4 人員分流,我下瞭鄉,老李到外地經營錳礦,老付象一隻無頭的蒼蠅,東一下西一下瞎混。偶爾也在一起喝酒,總是聚少散多,但從來不談論以前的事,以免傷感。 一年不到,老李在外地出瞭車禍,在傢休養瞭一年,元氣大傷,有些頹廢和傷感。一次,我去看他,寬慰她說: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,你做事有韌勁,鍥而不舍,隻是路子沒選對,傷好瞭重操舊業,經營煤炭。你人脈嘗在,輕車熟路,肯定會東山再起。 老李沒有吭聲,我遞給他一支煙,點上。飄渺的煙霧伴著沉思,老李臉上露出瞭笑意。 李總,聽說你生意做的很紅火,買瞭車,恭喜! 我端起酒,笑著敬他。 老李幹瞭,滿上酒,沒有停歇,舉杯說: 小張,當初落難之時,你的一番話很受益,患難之中見真情。我這人倔強,在哪裡倒下就想從哪裡爬起來,繼續搞錳礦,生意不順又出瞭車禍,幾乎血本無歸,精神崩潰。 總算挺過來瞭,幹! 我豪邁地說。 傷好後,老李采納瞭我的建議,把老付拉進去,一起跑煤炭生意。老付跟著老李,前兩年生意難做,他仍不離不棄。一次,老付對我說: 老李一大把年紀,大熱天穿條短褲,著件汗衫,在火車站指揮上煤下煤,煙霧沉沉,火辣辣的太陽,曬得額頭流油,背上脫皮,整得黑的象個非洲人。辛苦掙錢,老缺点依然不改,不計成本,大手大腳花錢,管理上存在許多問題。 老李憨厚耿直,義氣好面子,又在國營企業幹瞭多年,習慣使然。你是會計,應該隨時提醒他。 聽不進去,朋友熟人托他,多給他人方便,寧可自己吃虧。出門講究排場,吃住要高檔,不知節約,名聲好聽,李老板豪爽,到頭來呢?唉!不好說。 老付欲言又止,嘆著氣說。 幾天來,老付的話始終在我耳邊回響,我思慮老李不主要是管理的問題,關鍵是經營理念沒有改變。我給老李打電話,結合以前的事實談瞭我的见地,老李哼哼哈哈,好像樂意接受。 此時,老李在接電話,朋友要他讓給幾個車皮,老李在電話裡婉言謝絕,放下電話,他說: 朋友歸朋友,生意瞭生意,該幫就幫,我不可能放下自己的事幫他。 我看著老李笑瞭笑,老李說他這個月要發多少車皮,這一周要發多少,一定要按計劃行事,不能拖延合同,泉州油温机,違反合同花錢去求人,損失利潤不劃算。老李經營理念變瞭,這可能就是他現今盈利的根本所在,我高興地說: 李總,老付,我敬你們,祝你們生意興隆,財源滾滾,天天有酒喝。 不要提醒,喝酒忘不瞭你。 老付調侃道。 哪是,哪是,我們是朋友但不是酒肉朋友。 老李黑胖的臉上綻放出笑脸,煞是高興 吃飽喝足,老付搶著付賬,老李說: 小付,我請客那要你付錢喲,莫求名堂。 老李結瞭賬,我們又找瞭一傢茶樓坐下喝茶,閑談聊起茅臺酒專賣的事。老李很感興趣,他想尋求項目,擴展經營,不能搞單打獨鬥,老李真是: 老驥伏櫪,志在千裡. 5 電話響瞭,小劉打來的,我讓他來我們約好的茶樓,我已經到瞭。一會兒,小劉和小李來瞭,我把以前不同單位的同事彼此作瞭引見,大傢喝茶聊天,其樂融融。 坐瞭一陣,老李道瞭 周末愉快 ,起身告辭,到吧臺結賬,我趕忙阻止他。老李把我叫出去,塞瞭一個紅包給我,說: 聽說你在修房子,這是哥子的一點心意。 我急忙推辭,說: 等我房子修好瞭,喬遷之喜請你,你再送不遲嘛。 拿著,拿著,你請我,我就不送禮啦。 老李著急地說。 我堅決拒絕,再三推辭,老李氣哼哼地說: 不要!就是看不起哥子。有一次我沒話費瞭,還是你幫我繳的話費呢。 有這麼回事,我幫他繳過,但老李從來沒提,我也沒有放在心上。他那麼好面子的人當面講出來,我不好再拒絕。老李就是這麼一個大大咧咧的人,但他心裡永遠記著別人的好 周末愉快!我感冒好久瞭,回傢吃藥,不陪瞭。 老李感冒瞭還陪我們喝酒,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,望著他的背影無比感激。 轉來,喝茶,玩牌。我們又玩瞭幾個小時,在 周末愉快 的祝福聲中告別,借著餘興,披星戴月,踏著街燈的斜光各自歸傢。 贊 (散文編輯:蝶戀花)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,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,是阻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,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... 鬥狼記1 招生招生,六年瞭,六個暑假,整整六個暑假,我都是在校辦裡期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... 傢有兒女(第二十章)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,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活不離手,无论誰... 傢有兒女(第十九章)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瞭看的病,醫院要他轉院,沒... 傢有兒女(第十四章)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,普通人都不敢欺負她,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,麥玲很恨他們,... 傢有兒女(第十三章) 縣裡有個會議,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 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小黑屋|手机版|神伐家族 ( 苏ICP备13053116号-1  

GMT+8, 2021-10-29 03:43 , Processed in 16.303444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zcong

返回顶部